网站首页 | 新闻动态 | 通知公告 | 学习资料 | 热评要论 | 上级精神 | 学习园地 | 党史党情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党史党情>>正文
 
红军独立师成立续写红色传奇
2017-08-19 22:36 陈蔚林  海南日报 审核人:

“1930年8月,中国工农红军第二独立师在母瑞山成立,之后琼崖特委便应革命妇女的强烈要求,决定组建女子军特务连。”谈起那段如火的岁月,定安县委党史研究室副研究员崔开勇十分感慨,“说是要招100名女战士,结果有近800名青年妇女报名参加选拔。当时的琼崖,革命形势一片大好。”

革命形势之好,一方面体现在武装力量不断增强,工农红军从迁往母瑞山时的130多人发展到1300多人;另一方面体现在苏维埃政权不断巩固,9个县级苏维埃政府(含县苏维埃准备委员会)领导广大干部群众掀起了土地革命新高潮……

红军独立师应运而生

1930年4月召开的中共琼崖第四次代表大会,根据当时形势作出发动“红五月”军事攻势、恢复各级苏维埃政权、发展农村革命根据地、发展和壮大红军力量等多项重要决议,使处于低潮的琼崖革命迎来了新的转机。

特别是“红五月”军事攻势所向披靡,攻克县城l座,摧毁民团据点20多个,消灭了一批敌人,给国民党带来沉重打击,同时令红军士气大振。省委党史研究室党史一处处长林夏介绍,到了当年8月,琼崖工农红军独立团已经从初进母瑞山时的130人,扩大到14个连共1300多人。

母瑞山也不再是最初的模样,形成了东起新市、西至南闾、南起石壁、北至岭口的琼崖革命中心根据地,军械厂、红军农场、红军医院、红军剧团、消费合作社、粮食加工厂等等应有尽有,俨然一座新兴的小城。

崔开勇告诉记者,为了培养革命干部,根据地里还开办了一所琼崖红军军事政治干部学校,由琼崖工农领袖王文明、“琼崖人民的一面旗帜”冯白驹先后担任校长,设置理论课程和军事课程,既讲授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如何推进土地革命等,又培训射击、投弹、夜战和游击战等,培养出了一批讲政治、懂军事的革命干部。

这些成果,为落实中共琼崖第四次代表大会提出的“关于发展和壮大红军力量,建立红军独立师”的决议打下了坚实基础。

时不我待。琼崖特委在琼崖红军独立团的基础上,统一组编各县红军和赤卫队,于1930年8月在母瑞山成立了中国工农红军第一独立师(后正式定名为第二独立师)。同年9月,中华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筹备委员会,则发布了关于委任梁秉枢为独立师师长、杨学哲为政治委员的布告。

林夏介绍,独立师刚成立时下辖两个团和1个独立营。第1团由原独立团第1营和该地区的赤卫队合编扩建组成,第2团由独立第2营扩编组成,独立营则由乐万地区的红军组成。后来,陵水红军第5连同起义的国民党海军陆战队第5连合编为1个营,不久便同独立营合编成为红军第3团。

省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赖永生认为,独立师的成立,标志着琼崖的武装斗争进入了土地革命的全盛时期。

琼崖革命形势一片大好

同在这个火红的8月,琼崖特委召开了四届一次扩大会议,传达贯彻中共中央及中共广东省委指示精神,并作出“集中、扩大红军,加强地方暴动,巩固老苏区、发展新苏区,首先夺取与巩固东路各县,然后向西发展,最后夺取全岛”的决定。

赖永生说,这次会议继续把工作重点放在农村,放在“巩固老苏区、发展新苏区”上,吸取了之前“左”倾盲动主义的教训,考虑了琼崖革命的实际发展情况,使琼崖革命得以沿着正确的方向发展。

日渐清晰的发展道路,令刚刚组建的中国工农红军第二独立师,很快呈现出蓬勃发展的势头。在琼崖特委的统一领导下,独立师建立和健全了党委制,师、团成立党委,营设总支,连有支部,连队还有共青团组织。师、团均设有政治委员,连也设有政治指导员,全师党团员几乎占到总人数的一半。

独立师的军事和后勤工作也比较健全。林夏介绍,独立师设有司令部参谋处等军事指挥机关,负责部队的作战指挥、军事训练和管理教育等工作。除打仗缴获的枪支弹药和财物,各级苏维埃政府还从财政收入中拨十分之三为红军购买枪支子弹。红军干部及战士有了统一的军服、军鞋。

尽管因为敌人的经济封锁,红军干部及战士的补给和生活费常常供应中断,但向往革命、报名参军的人数还是越来越多,长期受到压迫的妇女也纷纷申请要随男子上阵杀敌。为了发挥她们的“半边天”作用,琼崖特委决定成立女子军特务连并划归红军三团建制,引得数百名青年妇女争先恐后报名,最终建立了世界妇女争取解放斗争的光辉典范——红色娘子军。

赖永生说,独立师刚一建立,便向国民党反动派发起了猛烈进攻:1931年5月至8月间,红一团一举攻克琼东最顽固的反动营垒——帝埇,使琼东县第四、第五、笫六区连成了一片;红三团在女子军特务连的协同下,成功地在纱帽岭伏击了国民党乐会县“剿共”总指挥陈贵苑率领的县兵和民团;红二团也积极主动消灭了不少敌人,扩大了苏区。

8月以后,独立师又采取游击战术,在赤卫队和群众的配合下,先是粉碎了国民党海军陆战队向苏区的猖狂进攻,后在澄琼定边区四处打击敌人,开辟了澄迈二区、琼山十九区等新苏区。

白色恐怖再次笼罩琼崖

军事上的胜利有力地推动了琼崖土地革命。

赖永生说,到当年年底,全琼已经成立县级苏维埃政府(含县苏维埃准备委员会)9个,区级苏维埃政府58个,乡级苏维埃政府更是多达380个。

此时,东、中、西各路苏区已然各自连成一片,广大干部带领群众热情高涨地斗地主、分田地、发展生产、支援前线。苏区里,工会、贫农团、少先队、童子团、雇农工会、妇女协会以及互济会、反帝大同盟等各种革命组织和团体纷纷成立……土地革命高潮迭起,全琼革命武装力量发展到近8000人。

红军武装斗争的发展,琼崖土地革命的深入,全琼苏区范围的扩大,也引起了国民党反动当局的恐慌。林夏向记者介绍说,1932年7月,在蒋介石发动第四次反革命“围剿”的同时,广东反动当局下了命令:由国民党第一集团军警卫旅旅长陈汉光率3000多人,急速渡琼向琼崖苏区和红军进行第二次“围剿”。

从海口市海口港和澄迈县东水港登陆后,陈汉光很快作出战斗部署:第一团驻嘉积镇,第二团驻定安,第三团随旅部直属队驻府城、海口,琼崖警卫队、各县民团等地方反动武装也被发动起来,以期分路驻扎、齐头并进。

林夏说,当时,陈汉光部采取“军事政治并重,剿抚兼施”的方针,以“迅雷疾风”的手段和“先攻要点”“重重包围”“分进合击”“各个击破”的战术,由北到南对各革命根据地和红军进行大规模的“围剿”。

敌人所到之处实行惨无人道的抢掠、焚烧、奸淫和屠杀,琼山、文昌、定安、琼东、乐会、万宁……所到之处,十室九空。

面对来势凶猛的敌人,琼崖特委召开紧急会议,号召各革命根据地军民英勇抗击,保卫苏维埃政权。但是敌我力量对比悬殊,各路红军及赤卫队虽拼死抵抗,仍然伤亡惨重,甚至弹尽粮绝,无法继续作战,导致羊山、儒郭山、儒万山根据地乃至琼东四区一带先后被敌占领。

无数宁静村庄变成废墟,成千上万的革命者家属和无辜群众惨遭杀害,刚刚被旭日映红的琼崖大地又被白色恐怖所笼罩。大敌当前,琼崖特委迅速作出决定:除了留一部分红军配合赤卫队在原地开展游击战,牵制敌人之外,琼崖特委、琼崖苏维埃政府、红军师部和军政学校学员、红一团、女子军特务连即刻向母瑞山根据地转移。

星火在最深的黑暗里往往更加璀璨,母瑞山又一次以慈母般的怀抱,守护她的琼崖革命儿女。

革命遗址

琼海市阳江镇

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琼崖革命先驱杨善集、王文明在这里点燃了革命火种。这里曾创下琼崖革命史上的多个第一:琼崖第一个中心革命根据地,中共琼崖第一届特委、琼崖苏维埃政府在这里成立,琼崖第一次工农兵代表大会、琼崖特委第一次扩大会议在这里召开;琼崖第一部《土地法》在这里颁布,琼崖第一所红军医院、第一所红军军械厂、第一所琼崖高级列宁学校在此创立,举世闻名的红色娘子军在这里诞生,堪称“海南红色第一镇”。

链接词条

琼崖红军军事政治干部学校

中共琼崖特委于1929年冬在母瑞山创办了一所琼崖红军军事政治干部学校,重点培养红军基层干部。学员由红军各连队及各县赤卫队、少年先锋队选送,三个月为一期。学校的军事训练科目内容主要依据步兵操典和游击战术进行训练和演习,政治教育的内容主要是学习党的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决议和基本政治常识。经过军政训练,红军学员的军政素质得到了很大提高。 (陈蔚林 辑)

关闭窗口
 
 

浙江财经大学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下沙高教园区学源街18号    ICP备案号:浙ICP备05014573